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所有国家都能从应对气候变化中得到好处

2019-05-16 16:05:48| 来源:| 编辑:| 点击:5次

所有国家都能从应对气候变化中得到好处

即将召开的达沃斯论坛的一个重要议题是 “绿色经济中蕴藏的机遇”,绿色经济会成为新增长点吗?中国在其中将面对怎样的机遇和挑战?9月2日,本报围绕“气候变化和绿色增长”这一主题对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 (OECD)环境总监 rentsen进行了专访。

经济观察报:在气候变化应对和经济增长之间显然有一个要平衡的关系。但这个过程中,大部分的核心技术仍然掌握在发达国家的手中。发展中国家从减缓气候变化的过程中可以获得多大的利益?对于发展中国家产业重组会有怎样的一种影响?

rentsen:很多发展中国家也被积极鼓励着参与到应对气候变化过程当中。我想,从这样一个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当中,所有国家、所有人,事实上都可以获得好处。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结果显然是不堪设想的。我们现在也能看到,气候变化对于经济的发展已经产生了很多负面的影响。很多负面的增长、负面的数据都在不断地显现。尤其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这样的影响更显著。我们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就会使经济增长付出很大的代价。当然,进行产业重组是必须的、非常重要的。很多时候,我们是要加大我们的资金投入,同时要继续鼓励发展中国家不断地进行技术创新

所有国家都能从应对气候变化中得到好处

。这个问题也是非常重要、非常难以解决的问题,在哥本哈根会议上将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议题。

在进行绿色增长的时候,要考虑到气候变化,另一方面要考虑到行业和产业的影响。对于一些国家来说必须要将绿色增长和产业重组联系在一起使之协调。

经济观察报:现在有专家指出,基于本次金融危机的影响和本国就业的需求,“绿色经济”可能会使制造业回归到欧美本国去。当然在传统制造业,中国还是具有相对的优势,但是以后与绿色经济相关的产业,也就是“增量部分”中国可能会丧失其优势,你是否认同?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对中国的出口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rentsen:你的问题是关于经济重组,这是一个必要的环节。如果要解决气候变化问题,肯定有一些行业要失去它们的优势,有一些行业的竞争优势会明显增加,这是一个过渡的时期。但是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主要的驱动因素,最重要的还是要有一个政策的支持,货币政策或者财政政策的支持。

对于“绿色工作”这个概念我并不是太赞成,我愿意把它称作是一个环保的工作。我们很多时候在谈论绿色工作,实际上所有的工作都应该实现同工同酬,都应该公平、平等地对待。但是,各个国家在不断地采取一些环保政策的时候,显然会对某个工作,或是某个行业产生影响。对于中国,实际上已经有很多新的技术开始引入到其他国家。中国还是属于低收入的国家,有大批的劳动力,因此还是会有很多竞争力。

经济重组是必须的,能源密集型的行业要减少他们的份额。因为,从长期的角度来看,那些能源密集型的行业显然是不能在市场上持久发展的。有正确的政策来改革中国的这个行业,这也意味着,中国在一些新技术的引入方面要与更多的合作伙伴方进行协商,从而走上一个正确的方向。

经济观察报:你对哥本哈根会议有怎样的期望?

rentsen:关于对哥本哈根会议有怎样的期望,我想每个人都非常关注。现在我能说的就是,除非美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上有清晰的表态和行动,否则我们不能期望这个会议有任何实质性的进展。当然,中国的参与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资金和技术上的分配,当然在这次会议上肯定会达成一定的协议,但是我觉得这不是最重要的。

经济观察报:你说市场机制对应对气候变化非常重要。欧盟决定将所有港口都纳入其国内碳排放交易机制。但各国均对此表示质疑。你如何看?

rentsen:我想,这可能是一种边境税,也就是说对于从其他国家飞来的航班征收这种税收。通过我们的分析,我们事实上也不支持这样的一种边境关税。因为,它对于经济发展来说是不利的,这样会导致贸易报复。你刚才也谈到对航班征收这样的一种碳税。从实践的角度来看,这样的碳税是有一些实际效果的。对于国际航班来征收这样的碳税,实际上要比在游轮,或是航船上实施要简单一些。当然,在这个问题上现在还有很多的争议,需要更多的讨论。这也需要在国际层面上各国对这些做法的一致行动,这样才能够顺利地实施,或者是找到一个解决办法。有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尽管你征收了这样一个税收,碳排放的量实际并没有减小。

经济观察报:很多政府将新能源技术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而民间投资却有所减少。发达国家是否会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这方面的新技术?

rentsen:我们现在重视减缓气候变化,关注气候环境问题;同时我们也关注着其他国家的碳排放的问题。比如说,像美国对于碳的排放已经征收了较高的碳税。很多国家在开发新技术方面也是做出了很多直接的支持、投资。我认为必须要积极开发一些新的技术,比如说,碳捕捉、碳储存。对于发展中国家,或者是新兴经济体来说也必须积极地参与到哥本哈根会议的各个协议当中。因为OECD的国家以及其他的发展中国家,虽然说他们做了很多的工作,但并不意味着就必须由他们来承担这样的一种新技术实施的成本。像中国等国家,如果能够加入到全球的贸易体制当中,事实上,也就意味着发达国家可以从发展中国家购买碳权利,双方都可以获得很多的好处。因此,我们实际上很支持这样的一种机制,也希望各个发展中国家可以加入到这样的全球机制当中。

经济观察报:你怎样看待气候变化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你似乎是支持用行业的方法来减排的,这是不是违反《京都议定书》的原则呢?因为在《京都议定书》中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任务是不一样的,两者具有共同的但有区别的。

rentsen:关于行业减排方法,这是一个更好的替代政策,也可以使更多的国家参与到这个体系当中。因为这比单纯的增加税收,例如石油税收肯定是好得多。我觉得行业减排方法与京都议定书不一定是冲突的,因为行业减排方法有很多的类型,对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以及不同的行业,我们可以设置不同的配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