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广州毛柳饮茶品茗叙谈

2020-02-17 14:33:25|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广州毛柳饮茶品茗叙谈

中国广州站讯:1926年5月,那是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大革命时代,毛泽东在广州主持第六期农民运动讲习所,主编《政治周报》。是月中旬,他作为国民党中央候补执委兼宣传部代理部长,出席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会上,与来自江苏的时任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的柳亚子初次见面相识,彼此有好感,遂相约到茶楼品茗叙谈。

毛柳饮茶的地点,据传是在妙奇香,一家老字号茶楼。

妙奇香创办于清光绪五年(1879),位于旧城隍庙斜对面(今中山四路),邻近的文德路和文明路,卖古籍、古玩的店铺颇多,附近的平山堂(现在的旧省博物馆内)又有广东大学(前身为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后改为中山大学),出入这一带的文化人如书画家、骚人墨客、教授及古玩商多有光顾妙奇香者。毛泽东的办公室兼卧室在农讲所(旧番禺学宫、今中山四路42号),为查找资料或买书,常到文德路书坊铺去,事毕,会顺便上妙奇香饮茶开饭。而柳亚子到广州后住在“客尘学旅”,该处离永汉北路财厅前的大东书局不远(柳与大东书局的人相熟,常出入该书局),离文德路也很近,故而,二人相约在妙奇香。

话说当日毛柳于妙奇香二楼,纵论国事,评论政局,也谈诗词。年近不惑的柳亚子,身穿长衫,戴着眼镜,一副文人学士模样。他是江苏吴江(今苏州市)人,早年加入同盟会,后被选为国民党江苏省党部执委会常委兼宣传部长,他又是着名文学团体“南社”的发起人,诗名早播。33岁的毛泽东,身穿蓝布长衫,脚穿圆头布鞋,俊朗儒雅,气宇不凡。二人都正当盛年,在革命浪潮面前,踌躇满志。二人一见如故,谈得十分投契,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虽然毛泽东操很重的湖南口音,而柳亚子不时夹杂着一些“吴侬软语”,但并不妨碍他俩的交谈。

广州初会后,经历了许多事,柳亚子对毛泽东越发敬佩。他常在诗中忆念那次广州茶叙。

1941年11月,被国民党开除党籍的柳亚子在香港赋七律一首《寄毛润之延安……》,中有“云天倘许同忧国,粤海难忘共品茶”之句。

1944年11月21日,毛泽东在延安致函柳亚子,提及这两句诗,并表示“很想有见面机会”。不到一年,毛泽东趁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的机会,在曾家岩会见柳亚子。老友重逢,柳亚子喜不自胜,赋七律一首,首句即为“阔别羊城十九秋”。

1945年10月4日,毛泽东致信柳亚子,信中说:“先生诗慨当以慷,卑视陆游、陈亮,读之使人感发兴起。”柳又向毛索取《七律·长征》诗。10月7日毛复柳,附手书《沁园春·雪》以赠。信中说,“初到陕北看到大雪时,填过一首词,似于先生诗格略近,录呈审正。”柳步其原韵赋《沁园春》一首,毛泽东的咏雪词由此而流传并首次刊布,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

1949年3月,柳亚子应毛泽东邀请赴颐和园饭局,毛柳第三次会面,宴罢归来柳赋诗二首,其中一首有“珠江粤海惊初见”之句。

此后,“公与毛主席,唱酬常满纸”(田汉诗)

1949年3月28日,柳作《感事呈毛主席一首》(“开天辟地君真健”),毛于4月29日作《七律·和柳亚子先生》,首句即“粤海饮茶未能忘”。

1950年在怀仁堂歌舞晚会上,柳即席赋《浣溪沙》词(“火树银花不夜天”),毛步其韵和之(“长夜难明赤县天”)。

过两天,柳亚子观剧后又赋《浣溪沙》一首呈毛主席,毛于11月步其韵相和。

……

毛柳诗交已载入诗史,成为诗坛的千秋佳话。而其机缘与肇始,则是发生在不平凡岁月中那次广州饮茶。“饮茶粤海未能忘”,以富于地方特色更富于人情味的世俗生活细节入诗,而聚焦于“未能忘”,凝结着两位杰出诗人真挚深厚绵长的友谊,遂使这句看似寻常叙旧的诗别具魅力而四方传扬,尤其是广州人,更感到亲切。

鄂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大连中医牛皮癣医院
奥利司他胶囊安全吗
热门导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