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代表君炎第二百四十一节深海听雨

2020-09-17 11:25:52|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君炎 第二百四十一节 【深海听雨】

深夜。

潜航。

其实在海底,是没有日夜之分的,只有永远幽暗的海水,和涌动的水草。

但戴维?琼斯习惯把鱼群陷入休眠的时期,称作是深夜。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会在自己的船长室,倒上一杯上好的东海岸梅林红酒,坐在自己最心爱的躺椅里,看着窗外的深海夜景,直到睡去。

只是今天有些例外,他虽然还是在看着窗外的深海夜景,却不是在自己熟悉的船长室,那把他最爱的躺椅上,手边也没有香味沉郁的梅林红酒。

他在控制室,主舵旁,专心致志地把控着方向。

今夜他无法入眠,今夜也注定是难熬的一夜。

也许之后很多天,也都是如此。

他要然后还是要依靠自身和宝宝输出杀敌。巫师:契合度4星。平常带着保命在第一时间知道所有的情况,才能安心。

毕竟,那些可能存在的敌人,随时会在你的舱外敲击着窗户。

“有异常吗?”他不厌其烦地第三十七次发问。

“一切正常,我的头儿。”

“正常!”

“正常……”

被迫在主控室加班的船员都有些心不在焉,有人想着柔软的被窝,有人想着甜美的红酒,也有人想着自己珍藏的裸女画册。

可是因为戴维?琼斯在场,他们每个人都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再坚持一下,过两个小时,你们换班。”戴维?琼斯也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并没有太过苛刻。

还有另外一批苦命的家伙,在等待着,调换这群人的位置。

潜航继续。

舱外静的只有某些在深夜都不入睡的大型鱼类游过,发出的水波震荡声。

有人已经产生了困意了。

就在这个人的上眼皮即将和下眼皮触碰的时候,他所监察的船体四周围的东西的图像上,猛然出现了一个红点。

那个红点出现的是那么的诡异。

像是瞬间就在那里了,没有任何的,有关于它靠近的轨迹显示。

如果是平时,探测器早在对方出现在一千码的时候,就开始发出警报了。

可是,它就那么忽然出现了。

以至于这个人以为自己是不是太困了,眼都花了。

他为了确认自己是不是真的看错了,又揉了揉眼睛,再去看。

这一次,他看清了,真的有不明物体靠近了船体。

“头儿……有发现。”他打了个哈欠说。

然后,他猛然醒觉过来,立刻加大了分贝,大声说:“头儿!!!”

“咚咚――”敲击声。

突如其来的敲击声打断了他后面的内容。

整个舱室静如墓穴。

原本因为这个船员的尖叫而引起的所有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了那突兀的敲击声上。

场面变得无比诡异。

所有人甚至连呼吸声,都下意识放低了。

“咚咚――”又一次的敲击声,像是之前那声没有引起主人的注意,于是来客再次敲门。

敲窗。

有人在敲窗。

就在控制室的外面。

那巨大的全景窗外,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白发中年男人,正在礼貌的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那足以抵挡王级魔动力武装主炮轰击的窗户的外壁。

他像是知道有很多人在看他一样,露出了有些歉意的笑容,歪了歪头,似乎是说,打扰了。

一时间,整个控制室内的人,都是僵住了。

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一个大活人,忽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船舱之外。

以至于明明手指旁边就是能量武器按钮的那个船员,都忘记了第一时间进行船体防卫。

“这是……”有人勉强开口,狠狠吞了一口唾沫。

他虽然没有说出全部的话语,但每个人都知道他想说,这是什么人?

或者说,这是……什么东西?

这个人。

这个白发玄衣的中年男人,明明是在数千码的海底深处,却悠然自得的,像是站在别人家的花园外面。

因为敲门主人还没有应门,就在那里自顾自地欣赏起了主人种的花草。

那些来自超重海水的重压,连将他的衣衫拉扯起来一点,都做不到。

他右手抚着腰间的一把似乎是东岛弧刀样式的佩刀,气度潇洒到了极点。

“苏慕白。”过了很久,站在主舵旁的船长,飞翔的赫鲁曼的主人,铁钩船长戴维?琼斯开口了,他像是在对着空气说话,可外面的那个白发人似乎是真的听到了,“你来干什么?”

“听雨兄,别来无恙啦。”突如其来的声音,莫名其妙的在整个舱室里响了起来。

突兀,却很温润,以至于那点突兀也就显得不那么刺耳。

是那个白发男人在说话。

他真的可以听见戴维?琼斯的声音。

“听雨这个名字,我已经不用很多年了。”戴维?琼斯的声音生冷,完全不领情,“你不要在我的船前乱晃了,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念当年的情谊。”

船舱里的船员一开始还听的有些即使单价高莫名其妙,后来渐渐有些听明白了。

他们伟大的船长,戴维?琼斯居然是和外面的这个白发人认识的。

而且,似乎他还叫什么听雨兄。

“听雨兄,我并无恶意,只是你船上有我想见的人。”白发人却并没有因为戴维?琼斯冷漠的态度退步,他依旧声音温和,努力地解释,“我只是想见见他,并不想做别的事,望你可以让我上船。”

“离开这里,我不想再说第三次。”戴维?琼斯毫不让步。

“听雨兄,你的海底堡垒虽然厉害,但我还是有信心试一试的,而且,我的后面还有霍恩海姆在追着,到时候我和他联手,那今次的事,就很难说结果了。”苏慕白还是很温润的口气,但话语里的内容,却又是那么**裸。

“你在威胁我。”戴维?琼斯冷笑着,露出了他那锋利的牙齿。

这是他愤怒的征兆。

其他熟悉他们船长的船员都知道,这个白发人惹了大麻烦了。

戴维?琼斯的怒火,是海神都要退避的。

“就当我求你。”白发人又说,紧接着,他似乎又嘴巴开合说了句什么。

只是舱室里的船员没有听到。

好像只有戴维?琼斯一个人听到了。

他沉默了很久,说:“开舱。”

“头儿……”

“我说开舱。”



天水治疗白癜风较好医院
太极集团
株洲哪里有白癜风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