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绿色生活

仗剑万里第一百三十八章城内的告示营养

2021-01-15 03:14:31|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仗剑万里 第一百三十八章 城内的告示

穆凡用手帕拭去剑上的血,随后又擦了擦手。他的脚下躺着一只二阶灵兽,灵兽瞪大眼睛,气息全无。

他刚离开穆家的时候,这种级别的灵兽足以威胁到他,但现在,今非昔比了。

林子东方的天空中,一轮红日初升。太阳还是那个太阳,不过时间已经是两天后。

穆凡在林子里待了两天,期间没有任何人或者妖跟过来。

狐妖没有说谎,他真的只是一只小妖。

小婉指着他的脖子,提醒道:“这里,你没擦干净,上面有血。”

穆凡把脖子上的血擦干净,说道:“差不多了,我们该出去了。”

“现在动身吗?”

穆凡刚要开口,又闭上的嘴巴,他感觉衣服上的青蛟在移动。

这两天每到黎明时分,青蛟总会四处移动,似乎在迎接朝阳,亦或者在接受阳光的照射。

他虽然好奇,并主动尝试和青蛟沟通,但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穆凡确信,青蛟一定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可青蛟不回应,他毫无办法。

小婉问道:“青蛟又动了吗?”

“嗯。”穆凡不清楚原因,无奈道:“每到旭日初升之时,它都会活动,不知在干什么。”

“等我回到剑宗,问一问叶叔叔。”

“青蛟不会害我,它很少这么活跃,八成是件好事。”

小婉问道:“我们离开林子,走城池的话,要再买一匹火烈马吗?”

“买,不过要买一匹体型稍大的。与我们之前买的那匹,相差大一点。”

二人边说边走,毫不在意脚下灵兽的尸体。

两天时间里,有七只灵兽对二人发起攻击。不过它们错估敌我双方的差距,全死在二人手下。

他们所处的位置,尚未达到林子的中部。出没的最强灵兽,勉强达到第四阶。

对于穆凡而言,这些灵兽是在送死。两天时间他一共出了四剑,结果了四只灵兽的命,剩下三只是小婉动的手。

以他的估测,这片林子,最深处的灵兽可能达到六阶。即使无法和密林深处的那些怪物相比,也不是他能对付的。

二人出了林子,有意绕开狐妖死掉的地方。

到了城门口,戒备比以前更加森严。

穆凡瞄了一眼,便看出此间的戒备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偏僻小城,朝廷的管控力非常小,正因如此,狐妖才能藏身于此。

现在四处巡视的守卫,脚步浮虚,应该刚从销魂窟出来不久。

穆凡以前时常混迹风月之地,见过太多这样的人。

如果朝廷真的戒严此地,就不会让守卫们集体招妓。

穆凡身着青衣,小婉身着蓝袍,二人均背着一个斗笠,活脱脱侠客打扮。

他们走到城墙旁,被看守的官兵叫住。

“哎,你们两个站住,干什么的?”

“行走江湖。”

官兵道:“你们有没有真本事呀。”

“当然有。”穆凡从容笑道。

“有就好,你们可小心点,这里最近可能有妖怪出没。”

小婉故作惊讶道:“妖!”

官兵好意道:“八九不离十,我给你们提个醒,可不是危言耸听,你们留点心。”

穆凡道:“是什么样的妖?”

那官兵摇头道:“不清楚,听上面说,那只妖怪受重伤了。”

旁边的官兵道:“老李,跟他们费什么话,你不烦,我都听烦了。你自己说说,你这两天说了多少遍了!上面都说了,那只妖受伤很重,很难继续伤人。”

穆凡对官兵笑了笑,拉着小婉离开了。

官兵们看守的非常松散,松散的出乎二人的意料。

进入城池内,没有繁华的街市,很少有人活动。妖怪出没的消息让小城里人心惶惶,大家都待在家里不出去。

穆凡望着眼前的景象,轻叹道:“看样子,在这里买不到火烈马。”

“那我们去临近的城池看看吧。”

“暂时先买两匹马代步。”

小婉道:“我去打听打听,最近的马市在哪里。”

“我们一起过去。”

二人没走多远,看到沿街墙面上贴着几张告示。

穆凡仔细一看,告示上画着几个人的像。他认得,这些人是他在城门外杀掉的人。

城里的人发现守军失踪后,没找到具体的人,只看到一堆血肉,根本分不清谁是谁。

大家心里都盼着自己家的人仍活着,所以上街张贴告示,希望找到自家人。

这些寻人的告示旁边,还贴着几张其他类型的告示。告示有些老旧,画面和字迹不太清楚,上面有风雨留下的痕迹。

穆凡走进一点,看清告示上画着的人以及写的字在保证各方利益的情况下,苦笑道:“穆家人真是顽强,这些重要人物,除了一个老院头外,好像都还活着。”

小婉看了看上面“穆凡”的画像,心中百感交集。

她见过晏青,当时的晏青和少爷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两年时间,变化之巨大,判若两人。

断一臂,瞎一眼,大腹便便,剩下的那只眼,空洞无神……

她转过脸,看着眼前的少爷,心道:“估计再也没有人能将两者联系到一起。”

穆凡的视线停到晏青的画像上,他已然决定覆灭龙家。毕竟晏青为他,为穆家付出太多,甚至比他这个真少爷还多。

大鱼大肉厌倦 过了一会儿,他对小婉说道:“走吧,继续找马市。”

二人四处打听,确认马市的位置,又问到临近大城“惠泽”城的大致方位。这才前往马市,购置好马匹,稍作休整,一个半时辰后,便骑着马向西边进发。

大朗县在明州西,没有火烈马,只能骑普通的马匹。以现在的速度,不眠不休,起码得花十几天才能到大浪县。

骑了大半天的马,纵使他但他却参加了学年的医学院课程和多项学校活动们二人不饿,马匹也吃不消。

他们找了家临近的客栈,客栈实在残破,甚至连门匾上的字都残缺不全,隐约可见“客栈”二字。

由于地处偏僻,二人不知还能不能找到其他客栈,便决定选这一家。

他们勒住缰绳,跳下马来。

客栈里走出一小厮,小厮笑道:“两位客官,快快请进。”

穆凡把缰绳递给小厮,说道:“多喂点料。”

“没问题。”小厮牵着二人的马,向客栈旁边的马厩走去。

进了客栈,客栈里的账房先生和几个客人正在赌钱,你一句,我一句的叫嚷个不停。

太原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七台河哪家牛皮癣好
厦门白癜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