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千年王座第一百九十六章旅途峡谷克服恐高的搭配

2020-05-29 16:54:5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千年王座 第一百九十六章 旅途、峡谷、克服恐高的办法卷珠帘 霍尊献出配音处子秀

“枫铃姐,我们真的不管圣璃姐了么?”

夜色里,冷蝶有些不安的问道,支走圣璃之后,枫然立刻悄声的和她说,运转繁星,两人趁着夜色悄然的出了城离开了这座停留了数月的江都城。

城外森林里,冷蝶运转着还不是很熟练的繁星,两人在树枝上跳动着前行,玄力枯竭的枫然身前只有一颗微弱的繁星亮起,而负担这一切的冷蝶突然发现自己的对于《繁星》的掌控增强了,其实则是枫然在后面用神魂帮她矫正了繁星的位置罢了。

“你圣璃姐啊,她还有些事情要做,而且她可是很强的,我们不用担心她。”枫然笑了笑说道。

“枫铃姐。”

冷蝶突然沉默了一下,然后叫了一下枫然的名字。

“怎么了?”

大概猜到少女的意图,枫然轻笑着问道。

“那个人一定要死么?”

冷蝶有些低落的问道,虽然是来绑走她的,但是他们其实也是很可怜,很无奈,她有些说不上来此刻脑海里乱糟糟的心绪,想不明白,想不清楚。

听着少女心绪低沉的问题,枫然停息脚步,冷蝶也是停在他身前,那个人一定要死么?对于少女这个问题,枫然也是有些沉默。

这种事情,等她再大一点经历或许就好了。

和自己记忆里那一世早熟的少女不同,残留着天真,剩余着美好,还有善良,但还没有意识到世界有时很残酷的冷蝶,无法理解这一晚的事情。

枫然摸了摸她的头,轻轻的说道:

“一定要死么?这个谁又能说的好呢。”

“世上有些事,有很多事分不清对错。”

“为了至亲,为了自己所重要的人,又有什么不能做的?”

冷蝶眼角晶莹,抬头看着枫然,夜色之下,他此刻偏女性的侧脸尽显温柔。

“假如他今晚遇到别人,若是个心软的人的话,大概应该会放过他们吧。”

“假如是个心狠的人的话,或许那三个人都会死。”

“他也杀了人,对于他无比重要的理由对于别人毫无价值,杀与不杀,因人而异吧。”

一番轻轻的叹息话语,枫然不知眼前这个小姑娘究竟听懂了多少,只能安慰的摸着她的头,因为对于异性,他仅知的方法也仅有这个了。

“放过和都杀,那枫铃姐你为什么只杀那一个人?”

冷蝶的大眼睛里似乎还是有些忧伤,看着枫然问道。

“这个,”枫然愣了一下,没有想到她会这么问,然后低垂着眼帘看着她:

“你还小,有些事你还没法作出判断,那我问你,假如今晚把我换成你,蝶儿你怎么做?”

“我?”冷蝶迟疑了一下,犹豫的说道:“放走他们?”

枫然一笑,被这个少女的善良感动,但是却说出最无法忽视的地方:

“那那个被他杀死的无辜的老人呢?”

“那全杀掉?”

冷蝶咬着嘴唇盯着枫然,湿润的大眼睛里透露着想要知道答案的意味。

“那指望着他们养活的村子呢?”

枫然笑着,看着困惑的少女,轻轻的说道:

“所以,有些事情,没有对错。”

“那...”

“怎么去做,取决于你。”

“我自己决定么?”冷蝶沉默的低下头,不清楚究竟如何,突然,她想明白了一件事,那枫铃姐的做法呢?我是不是这么做就可以了?

“不要学我的做法哦。”

一下子就猜到了少女的心思,枫然点着冷蝶的额头。

“不过,参考的话,倒是可以,不知道偏向那边的话,就记住那个时候我说过的那句话。”

“哪句?”冷蝶有些急切的想要知道,抓住了枫然的胸口。

枫然有些怜惜的看着她,摸着她的头,缓缓说道:

“在可怜之前,把帐算清。”

冷蝶微微愣住,仔细的想着这句话的意味,抬头看着微笑摸着她头顶的枫铃姐,一下子有些恍然,枫铃姐持剑冷声说出那句话的景象在她脑海浮现。

“在我可怜你们之前,把帐算清!”

所以才杀掉那个人么?

所以才放走那两个人么?

这种做法,以后我也能学会做到么?

冷蝶大眼睛里闪烁着憧憬看向枫然,枫然则是笑了笑。

“怎么,想明白了?”

“枫铃姐,最喜欢你了!”

夜色之中,娇俏的少女,扑进了那人的怀里,一下子抱住了那个动作都僵硬了,有些不知所措的身影。

......

......

半月后,江都以南的某座小城。

“摊主,我要这个,这个,还有那个。”

城墙边,出城必经的主干路上,路旁的一个摊子前,一个少女正站在路旁,指着摊上的不少东西,一一的买下,收到自己的储物玄器里。

“诶,大小姐,您拿好!”

摊主讨好的笑着,客气的把少女要的调味料、香包、水壶、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一齐装好,交给冷蝶。

人口不过二十万左右的小城,城倒也不大,简约的道台澎金马关税区路,来往的人群,倒也显得十分热闹,城外的田野一望无际,鲜有妖兽的侵扰,这座小城显出一副祥和生机的气氛。

“嗯。”

冷蝶收好东西,仔细了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忘掉的,然后确认之后,轻快的走出了城门,而城门之外,一队车马正停驻在那里,田野边缘,车队的马匹悠然的吃着草叶。

数辆商队的马车中,各种各样的人们搭乘着商会的车队,来往于广袤东宗的各个城市,不同于修玄者独来独往的方法,这似乎才是大多数的人的方式。

商会的领队握着卷册,对着手下指挥着货物的检查,其他三三两两各地的人们结识交谈,欢笑声偶尔传来。

一望无际的田野,和煦温暖的午后微风,有种让人莫名心情愉悦的悠久之意。

车队末尾,最后一辆马车车后的行李位置上,一个黑发女子轻轻的靠在那里,闭上双眼,微风轻轻扬起她的黑发,和煦的午后,似乎正是她小憩的好时候。

冷蝶轻快的跑过去,靠在那人的身边,轻轻的蹭着,因为枫铃姐身上能闻到像是刚晒好的被子一样的阳光味道,夭儿突然窜出来,呜呜的叫着,似乎在控诉冷蝶抢走了它的位置。

“都买回来了?”枫然仍旧闭着眼,轻笑的问着。

“嗯,都买好了。”冷蝶撒娇的扑在枫然怀里不肯起来,也学着他的样子闭上眼睛,任由温暖明媚的阳光烤在身上。

“你啊,”枫然无奈的看着赖在自己怀里的少女。

午后的时光还在继续,车队商会的车主也是吆喝一声出发了,然后人们各自回到自己的车里,整辆车队慢慢的开始启程,摇摇晃晃从车马缓缓的行驶在田野的小路上。

离那座小车越来越远,车队的末尾,一大一小的两道人影看着越来越远的小城,继续跟着商会的车队前往下一个城池。

“枫铃姐,我们下次去哪啊!”

马车后面,看着远处田野空旷上充斥着明亮的阳光,冷蝶忍不住兴奋问道,这半个月,跟着枫然在东宗各个城之间,她见过了从未见过的东西,体会到了从未体会的事情。

不是昼夜赶路,而是像凡人一样,坐上马车,还有每到一座新的城,所接触的那些新的事物,新的东西,每一件从未见过的东西都让冷蝶无比兴奋。

学着野外击杀妖兽,学着烧烤兽肉,警惕周围、锻炼修为、学习玄技、

穿过大街小巷,穿过森林田野的旅行,跟在枫铃姐身边的时光,简直太美妙了,冷蝶如此想着。

“洛城。”枫然闭着眼睛,继续享受着暖烘烘的阳光,又用脸蹭了蹭趴在他肩膀上的夭儿,软软的也有种暖烘烘的感觉。

“啊!”冷蝶意外的惊呼道:“诶?为什么是洛城啊?”

那不是自己的家族所在么?

“唉,你从家族被人绑走都多久了?”枫然睁开一只眼睛,斜视着心虚的冷蝶。

“欸...那个...大约,半个多月....”冷蝶视线左右摇摆的说道。

“嗯?”

枫然质疑的轻哼道,冷蝶顿时低下头老实的说道:

“一个多月。”

“一个多月,你这么大的小女孩,丢了一个多月,你觉得你的家人该有担心焦急?”枫然直指话语核心,一下子就说中了冷蝶最心虚的地方。

“那好吧。”

冷得嘀嘀咕咕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她也的确有点想回家了,有些担心父亲,还有,若是枫铃姐和她一起的话,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车队仍在前进,冷蝶看了看身旁的枫然,心情莫名的开心,等这次回家之后,和父亲说说,再和枫铃姐一起去旅行吧,去东宗其他好玩的地方。

田野广阔,远处微风轻拂,车队悠悠的转了一个弯,继续前行。

“诶?店家,洛城不是在那个方向么?”

枫然突然奇怪的问向赶车的店家,按照洛城的所在,车队不应该走那边的方向么?怎么转弯了?

“姑娘,你有所不知,那边是风谷悬崖,天堑过不去!”

赶车的人摇着马鞭,又轻轻的一抽,悠悠的赶着车马,不急不忙的说着。

“枫铃姐,你不知道么?风谷悬崖终年狂风呼啸,无论是从这边,还是从悬崖下的峡谷,都因为狂风太大,一般人无法通行。”冷蝶在旁边娇笑着给枫然解释。

“哦?风谷悬崖?”枫然饶有意味的念了一遍。

然后他突然翻身而起,一下子来到了车顶之上,笑着问着赶车的人,随手扔下一颗最近两人猎杀的妖兽妖核。

“店家,用这个换你们一匹马如何?”

“并且可以高效的进入内地城市及农村市场诶!好好好!换换!”

一眼认出那颗妖核价值不菲,那人一口同意,赶车的车队啥都可能缺,就是不缺马。

正在车后疑惑的不知枫然去做什么了冷蝶刚打算张望一下,却突然听到一阵马蹄响起,一名黑发男装的女子无比熟练的驾驭着一匹高头大马来到她身旁。

“枫铃姐?这是..?”冷蝶疑惑道。

“走,上来,我们去做些有意思的事。”

枫然一拉缰绳,无比娴熟的压制住这匹烈马,一手甩出白蛇,卷过夭儿,一手伸出,微笑的看着冷蝶。

冷蝶愣了一下,然后顿时欢快的笑出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中,她一跳而起,枫然一手把她接过,抱在身前。

“坐好了!我们走,驾!!”

缰绳一甩,烈马顿时矫健的朝着远处奔去,正是和车队偏离的方向!

“唔,哇!”

呼啸的风吹在脸上,骏马跑的而且还能够其高主将的人物属性越来越快,从未体验过骑马让冷蝶惊呼出声。

“枫铃姐!我们去哪啊!”

怕风声太大,听不清楚,冷蝶大声的说着。

“你猜。”枫然轻轻一笑,再次一甩缰绳,驾着这匹骏马直直从跑向风谷悬崖的方向。

“那个方向....”冷蝶不自觉的喃喃道。

阳光之下的原野上,一匹骏马飞速的奔驰而过,而马背上的两个人影,娇小的那个躲在身后之人的臂弯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一起穿过这片草原。

不需多久,枫然一拉缰绳,骏马停下,冷蝶跟着枫然跳下马,然后有些奇怪的说道:

“枫铃姐,这不是出了那片田野了么?我们来着干嘛?”

“你不是说那个风谷悬崖就在这边的么?”枫然笑了笑说道。

“那个..是么,”冷蝶莫名的有些声音低下,玩弄着衣角说道:“的确在这边呢。”

“难得经过,当然要来看看了。”

冷蝶一阵小鸡啄米的点头,然后说道:“也是呢,那枫铃姐,我在这里等你,你去吧。”

“嗯?等我?”枫然奇怪的看向冷蝶,才发现少女有些不正常。

“我...我就不去了...”冷蝶开始支支吾吾的说道:“绝不是...不是...怕高...什么..的....”

话语最后,冷蝶支支吾吾的声音越来越响,微不可闻,低头双手玩着衣角不去看枫然的样子。

“这样啊...”枫然轻笑了一下,然后抓起她的手,安慰的说道:“没关系,放心。”

似乎是最喜欢的枫铃姐给了冷蝶勇气,她咬了咬牙没有反抗,跟着枫然一起走向风谷悬崖的边上。

道路逐渐荒芜,直到最后,两人走到悬崖之边,无比广阔的景象顿时出现在两人眼前,高高望去,甚至还能看到远处落成的影子,悬崖之下,峡谷的幽长隐隐回荡。

“唔,这就是风谷悬崖么?风的确很大。”枫然感受着身边一阵阵强烈的风压,这还是悬崖之上,若不是这里,而是悬崖下面,又不知道有多强的风呢。

“枫铃姐,可以了吧,我们可以回去了么?”旁边冷蝶浑身有些僵硬,小声的说道。

“蝶儿。”

枫然突然叫冷蝶的名字。

“怎么了!”

“你怕高?”

“没...没有....”

枫然看了看仍在嘴硬的少女,嘴硬这点倒和锦绣很像。

“有时候承认自己的害怕也是种勇敢哦。”

“啊,那个...”良久,冷蝶才有些哭腔的说道:“嗯,我怕。”

“呵,”枫然突然轻笑了一下,因为他刚才感受清楚了风的流向,突然有了个不错的想法。

“我这里有个能够治好恐高的办法,要不要试试。”

“真的?”

“真的。”

“那我要试试。”

冷蝶下定决心说道,然后坚定的看向枫然,若是枫铃姐的话,说不定真的有办法。

“你确定?”

“确定!”

“那好吧。”

说完,枫然轻轻的从双臂之下把冷得抱起,

然后轻轻的扔下了悬崖。

冷蝶(∑(っ°Д°;)っ)

“欸!!!!!!!!!!!!!!!!!”

糖尿病胃轻瘫便秘的治疗方法
固本回元口服液怎么样
婴幼儿便秘怎么办
吉林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宝宝便秘吃啥好
男性女性保健用品
友情链接: